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战友忆北京牺牲消防员高温浓烟中将大楼侦查完毕

2018-09-26 11:51:07

哀乐低回,灵堂内,静静安置着两位英雄的遗像,桌上摆满鲜花,门前献满花圈。无数市民自发前来送英雄一程,跳跃的烛光映红了他们的眼。在这之前,他们或许并不知道两位英雄的姓名,更不熟悉他们年轻坚毅的脸。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像对待自己的儿女一般的心疼和痛惜。对他们而言,“消防战士”、“百姓守护神”就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消防队帮我家开过门,他们特别热心,我每次路过消防队都要往里望两眼,唉……”七十多岁的周秀珍老人和邻居一起来到了支队,老人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是静静注视着两位英雄的照片,默默垂泪。

在孙女的搀扶下,一位老人刚走进灵堂便潸然泪下,“消防战士都是好孩子”。她告诉中国青年,自己曾把钥匙落在家中,煤气炉还开着火,是消防战士奋不顾身从高空进入家里,化解了危机。

“明知道里面危险还要往里进,怎么就不知道多想想自个儿啊……”赵玉华大娘刚做完手术,不顾医生劝阻,坚持一人来到消防支队,一定要来和英雄们道个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赵大娘放声大哭起来,几欲昏晕。

声声唤不回生死与共的战友

“多想想自个儿”,这样的念头,根本就是与消防战士绝缘的。日常生活中,他们有着和平常人一样的爱恨情仇,一旦穿上军装,亲临现场,他们早就忘了自己是血肉之躯。在那一刻,他们所有的目标指向只有一个。

“我们消防战士有自己职业的特殊性,那就是养兵千日用兵千日,其实不只是大型灾祸现场,孩子被门夹了手,宠物猫上树下不来,我们也会出动,所以这根弦是紧绷的。”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副参谋长牛毅04年入伍,作为一名老兵,他对这行有着切身的体会。自2006年与刘洪坤相识,至今已有七年光景。

作为一名直接从大学生提干的兵,牛毅初对基层管理有些摸不着头脑。爽直的他脾气很急,一旦战士做错了事,完不成任务,他就会直接训斥。刘洪坤多次提醒他要注意带兵方法,“他常说,表现出问题肯定是心里有变化,要弄清楚到底是家里有变故还是感情不顺,只有知道这个原因才能明白根本问题所在。为了给大家留面子,战士有做错的地方,他也会叫到一边轻声提醒和询问,从没见过他发脾气

战友忆北京牺牲消防员高温浓烟中将大楼侦查完毕

。”

“洪坤在生活上是老大哥,工作上是老师,他在我成长过程中起到了引路人的作用。”牛毅双眼红肿,一口一个老大哥地叫着。

“山东人的豪爽耿直在刘洪魁身上也表现得特别明显。这孩子特别谦虚好学,温顺平和,成天乐呵呵的。有不对的地方给他指出来,他肯定时间就改。有次整理招标的档案袋,由于时间匆忙我没交代清楚,他就一个方案一个方案地试,直到你满意为止,毫无怨言。前两天他去支队办事,见了我叫声哥打了个招呼聊聊天,互相问了问近怎么样。谁能想到……这孩子,可惜了……”牛毅潸然泪下,摆摆手,中断了采访。牛毅面对墙低头站着,身体不停地轻微颤抖。

在部队很多人的眼里,刘洪坤就是自家的大哥,在生活上相互携持,在业务上督促提高,他曾6次荣立个人三等功,提拔了一批又一批的年轻战士成长为干部,见证并着力推动了部队的发展壮大。他在其中的付出,大家看在眼里,他的好,大家全都铭刻在心里。他的离去,不但对他自己的家庭,对整个部队,都是极其重大的损失。而刘洪魁,虽然在大部分时间里并没有过多出现在战友面前,但“他的职责就是保障后方供应,他的职责完成得非常出色”。

见到石景山消防支队石电中队指导员赵静宇的时候,他已经泣不成声。自己跟了10年的老领导和兄长突然离去,无法想象对他是怎样巨大的打击。

“精神支柱没了。”赵静宇怔怔地说。

自2003年入伍,到2005年考到武警学院,直到毕业后跟随刘洪坤留在部队,赵静宇已经把刘洪坤当做了家人。“洪坤大哥在生活上对我们照顾地无微不至,我们每个人的生日他都记得。在工作上管理细致,要求严格,墙上的每个小斑点都能看到,任何细微的错误都不放过。我们朝夕相伴这么多年,已经像家人一样,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老大哥会不在……”赵静宇一度哽咽。

“大哥五岁的女儿有先天性心脏病,他一边要照顾家里,寻医问药,另外还要负责队里的繁重工作,每次看到他红肿的双眼,我就希望自己能多干点,减轻点他的负担。每次出火警他都时间赶到,冲在所在战士的前面,谁知……”

“前几天他去我的中队检查,跟我谈了两个多小时,指出了很多问题和不足,他当时说的话,现在还在我耳边,我还没来及跟他汇报……”

多少次促膝谈心,多少次业务的激烈讨论,多少次火海生死与共……那么多的多少次,如今再也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日子。

战友奋不顾身冲向火场的背影

“当时,我从身边的一辆车上找到一瓶水,打开瓶盖递到他手上。口他没喝,漱了一下口,然后就催我抓紧时间去找水。”刘洪坤大口喝水的样子成为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张岚眼中的影像。

在张岚的上,还保留着与刘洪坤的通话记录。5时30分,刘洪坤在火场外更换装备时给张岚打了一个:“看看有没有饮用水,里边温度很高,攻坚组队员体能消耗很大,需要补充水。”

“直到,他心里想的也是战士们。”张岚哑着嗓子。他与刘洪坤都是1997年入伍的同年兵,经历过多次生死援救,张岚看惯了生离死别,“但挖我肉的这是次。”张岚说,“我知道这不现实,但我多希望,能为他流点血,换他跟我回来……我救过那么多老百姓,我有那么多救人的知识和方法,我看到他们祈求的眼神不心慌,因为我知道我能救他们出来。但我却救不了我的战友,我眼睁睁看着他离去无能为力,这是怎样的切肤之痛……”张岚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到我们再也听不到他的呢喃。他的头也越来越低,以至于我们无法确定他是不是已经流泪。

回忆当初火场的情景,对这些战士们来说是残酷的事情。在现场的询问下,这些火魔也不曾征服的铁骨汉子,一次次将头深深埋下。这些经历了生死洗礼的七尺男儿,再也抑制不住眼泪肆意横流。

当天6时10分,电台里传来刘洪坤的声音:“烟太大了……迷路……派人联系……”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声音。现场录像显示,6时14分许,商场西侧突然爆发出一股浓烟,据判断,也许是内部发生了坍塌。

之后,几批敢死队员红着眼睛咬着牙,顶住呛人的浓烟和不断攀升的高温冲进火场内轮番猛攻紧急搜救,他们趟着没过脚踝的积水,踩着烧得变形的铁架,他们身上背上处处是划伤,他们声嘶力竭呼唤着战友的名字……9个小时过去了,废墟深处的一声“找到了!”穿透了电台,刺破了浓烟,点亮了一双双苦苦守望的眼。

可是眼前的一幕却惊呆了所有人,深重的沉默和哀伤,如同浓烟一般迅速弥漫。

“发现他们的时候,两个人的遗体搂在一起。身下是四层的楼板,身上压着天花板和抽油烟机等杂物。战友们几乎不能在碎砖瓦砾中分辨出哪一个是刘洪坤,哪一个是刘洪魁。看他们的姿势,好像是发现倒塌后,一个人扶了另一个人一把。”北京市公安消防局局长张高潮眼含热泪。

距离两人遗体几米外,就是商场四层的安全出口。谁都无法想象,刘洪坤和刘洪魁是如何在高温浓烟之中,几乎将整个大楼全部侦查完毕。

他们离出口那么近,他们离战友那么远。

这两个同样来自齐鲁大地的战友,在生命的一刻,以同样的战斗姿态,将他们的青春和誓言永远定格在了这片土地上。

战友们流着泪扒开废墟,拿干净的白布轻轻地盖在了英雄的身上。大家小心翼翼地抬着担架,把亲密的伙伴轻轻扛上肩头:兄弟,我们一起回家。

身披军装 我们只能继续前行 刘洪坤的老父亲两天没有合眼,闭上眼就是儿子的身影。今年6月初,父亲摔断了5根肋骨,刘洪坤才好不容易回家探望了一次,次日中午就返京上班去了。

“一共在家呆了20个小时,没想到这就是俺见儿子的一面,”刘父老泪纵横,“长春啊(刘洪坤的小名),如今你上天了,一路走好啊!”

年初刚结婚的刘洪魁妻子门樾,几天来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她目光空洞在,只是一直重复:“洪魁只是工作忙,他过几天肯定会回来的,他会回来的……他过几天肯定会回来的,会回来的……”一旁的父母紧紧抓着她的手。多么希望,这所有一切,只是一场骇人的噩梦。洪魁真的只是在加班,一抬眼,他会推门而入,叫声爸,叫声妈,笑盈盈的,就像昨天一样。

“也有老母亲,也有心上人,也有生死情,也有离别恨。”正如许多战士所言,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别无选择。既然披上军装,就是职责所在。你能做的,就是向前冲,将生死置之度外,弃个人安危于不顾。如果你平安归来,我们鼓掌,为你欢庆。如果你离去,我们只能点起红烛,为你轻轻唱首歌。

来路还长,愿你在未来的路上,化作我们冲锋的动力和勇气,迎着老百姓祈求的目光,接住老百姓危难之中伸过来的手,救他们于水火,赐予他们幸福安康。生活如此艰辛,而你们始终与危难并行,惟愿你们,化作清风,化作小草,好好安歇。

2013年10月11日,石景山支队参谋长刘洪坤、八大处中队副中队长刘洪魁两名同志英勇殉职、壮烈牺牲。

手记

噩耗传出,石景山支队、八大处中队全部笼罩在一片沉痛中。为还原两位英雄的形象,不得不一次次残忍追问他们的生前事,采访数次间断,几乎无法顺利进行。被他们高尚人格感召,向他们忘我牺牲致敬,除此之外,痛定思痛,我们应该考虑的是,虽然这次灾难造就了两位英雄,但是比起做英雄,我们宁肯这些可敬的战士,默默无闻的,活蹦乱跳的活着。比之舍生忘死地救灾,我们更应该在日常防灾方面做足做深,尽量将不必要的牺牲和损失降到。一些疏忽大意造成的人为灾祸,在过度分散国家警力的同时,更是让消防战士时时陷于危险边缘。珍惜自己的生命,更要珍惜战士的。惟其如此,我们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宁。( 周小璐)




防尘罩报价
1400℃真空气氛搅拌炉厂家
浮子混气系统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