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刘立清协会改革的1234

2019-05-14 14:54: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由于新的时代背景北京优化推广公司
,在12月2日召开的全国通信行业(企业)协会会长、秘书长座谈会上,话题也主要围绕着行业协会的改革和未来发展展开。会议上,中国通信企业协会会长刘立清深刻地分析了十七大文件中关于行业协会的精神以及国办发〔2007〕36号文件的背景,并谈了对行业协会改革的看法。

行业协会改革刻不容缓

做讲话前,刘立清会长先介绍了一个小插曲。十七大前,刘会长曾提交了一个提案给全国政协,结果这个提案被评为提案;同时,国家发改委还正式发函给刘会长,表示完全赞同该提案中的观点,并表示会将这个提案的内容结合到即将出台的国办发〔2007〕36号文件里。这个提案的内容就是有关重视行业协会立法工作的问题。之所以提起这件事,刘会长表示,这个提案被评为,正充分说明了国家对行业协会发展问题的关注,以及对协会意见的重视和肯定。

此次会议召开的时代背景之一就是十七大有关文件提出了行业协会改革问题,并且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今年第36号文件。谈到国家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行业协会的改革,刘会长认为,这其实是与国家未来发展战略紧密联系的。

十七大精神提出未来我国改革的重点是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的前提之一就是健全和完善市场监管体系。一个健全和完善的市场监管体系包括了两个部分,一是行政执法,二是行业自律;一个市场结构里则包含了三部分,政府、企业和协会。其中,政府负责行政执法;而企业的经营目的始终会朝向利润,不能完全靠它们自己自律,因而行业自律就要靠非政府组织力量等社会力量来推动。以协会为代表的行业组织就是其中很重要的力量。

不过目前我国的行业协会还不能很好地负起行业自律的职责,还有进一步深入改革,这与我国行业协会产生的历史是有关的。我国的大部分行业协会都是源于政府,跟政府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的行为在部分意义上还是政府意愿,不能实现自律作用。因此,行业协会现在就急需要改革,要尽快成长为能够独立担负起行业自律职责的组织。

在我国目前提出的新的体制改革路线中,继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之后,下一步要进行的就是社会体制改革,这其中就包括行业协会的改革。

做好四方面工作

刘会长提出,针对当前的形势和问题,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及各地行业(企业)协会在改革时要做好四方面工作。

一、坚持一个方向,这个发展方向就是市场化方向。国办发〔2007〕36号文件中提出,行业协会改革发展的总体要求有四点,分别为:坚持市场化方向;坚持政会分开;坚持统筹协调;坚持依法监管。这其中,市场化方向是这四点中重要、关键的原则。

刘会长说,在市场化方向提出后,行业协会的发展问题变得很明朗,行业协会今后可以明确地以经济方式运行了,很多政策在市场定位下都会容易很多。协会可以明码标价向企业提供服务,政府也可以购买协会服务,这样协会就能有稳固的生存之本。另外,行业协会也有了竞争机制,主管部门会有评估体系,如果协会违反了政策或长期不开展工作,就可能会像企业一样需要退出市场,这种机制对于行业协会长期的健康发展大有裨益。

二、突出两个主题,即自律和服务这两个行业协会职能。刘会长强调,在这两者中,目前来说,自律是更为急迫的主题,国办发〔2007〕36号文件中也在有关行业协会职能的阐述中,把自律排在了服务的前面,这是与现在的社会现实紧密联系的,同时也说明了自律的重要地位。

刘会长表示,在实际工作中,协会服务企业的工作虽然深度和广度还不够,但一直在前进;而行业自律就不一样了,这个环节至今仍很薄弱。说到这里,刘会长很痛心地提到了业界已无人不晓的我国两家通信设备制造商在海外市场恶性竞争的事,同时还有部分运营企业压制中小通信企业的问题。刘会长表示,面对这些严峻的问题,通信企协更加要把加强实施行业自律放在当前工作的首要位置。

三、理顺三个关系,即协会对上的关系、内部的关系和对外的关系。刘会长表示,通信企协理顺对上的关系,就是要理顺与主管部门信息产业部的关系,而这个关系应当是“监管+独立自主运行”的模式。信息产业部监管通信企协的工作,但两者不应当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同时,通信企协应做到行政上自立、经济上自养、管理上自治,不能依赖政府部门。不过由于历史原因,现在部分省区的通信行业协会、企协还与当地行业主管部门—通信管理局有着或多或少的一体性关系,没有完全达到国家“政会分开”的要求,在这点上,刘会长认为应当有个过程,不能“一刀切”地将政、会突然分离。

四、搞好四项建设,分别为法人治理结构建设、咨询信息平台建设、诚信体系建设和“智库”即人才库的建设。

咨询信息平台是服务企业、服务社会的平台,刘会长指出,目前通信企协的平台做得并不完整,虽然汇聚了很多信息,但都是给内部人看的,要让全社会使用,就必须进行重建。

而关于诚信体系建设,刘会长表示,它不是一个协会的事,是整个社会的事;同时它也不是一两年可以完成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个体系的建设,需要整个社会从思想、文化、制度上同时推进,而通信企协将积极完成自己可以做到的部分。

分享到: